狗狗脱管咬伤人,上厕所时被狗咬伤自己承担主要责任

今年6月11日,丁某陪同他人前往孝南区新华街渡口村李某家。期间,丁某在李某家上厕所时被李某所饲养的一条狗咬伤左小腿。

30727 67 狗狗脱管咬伤人 主人赔了6000元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14-12-16

28670 67 无人牵领狗吓倒老人摔骨折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09-04-14

丁某住院5天,花费医疗费7399.76元、交通费1500元。

图片 1

图片 2

7月26日,经法医鉴定,丁某的身体损伤不构成伤残;自受伤之日起,医疗休治期为60日;医疗费用原则上按实际发生计算,凭医疗机构收费收据。

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的规定,饲养动物致人损害是一种特殊的侵权行式,其特殊性在于其是一种间接侵权引发的直接责任,其加害行为是人的行为与动物行为的复合,只要损害事实存在,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即承担侵权责任,除非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

随着天气转暖,出来遛狗的人越来越多。然而,一些人不用狗绳牵领,任由狗随意奔跑撒欢,惊吓行人,造成伤害,狗的主人为此要承担赔偿责任。近日,市法院审理了多起狗吓人的案件,狗的主人不得不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而埋单。
70多岁的毕大爷在晨练时,突然见一条无人牵领的大狗向其扑来,毕大爷受到惊吓倒地摔成骨折。4月13日记者从市法院获悉,狗的主人须赔偿毕大爷近2万元。
毕大爷 被狗惊吓摔倒受伤
2008年7月14日清晨5时左右,毕大爷散步路过沈北新区一家公司时,与该公司更夫李某饲养的一黑犬相遇。
毕大爷见该犬无人牵领并在路上自由跑动,心存戒意,又见黑犬朝自己跑来,因躲避不及,毕大爷重重摔倒在地,当即不能动弹。李某急忙将黑犬唤回,找到毕大爷的亲属后,用手推车将毕大爷送往医院诊治。经诊断,毕大爷左股骨骨颈骨折。因无力支付置换股骨头和手术牵引治疗费用,毕大爷只能进行保守治疗。可怜毕大爷遭此一劫后,就一直不能下地活动,吃尽苦头。
李某在垫付了1000余元后,再无帮助救治意愿。毕大爷家属认为,李某饲养的狗没有被拴住,导致间接伤人,李某对狗的管理有过失。李某是保安人员,其领狗巡视厂院的行为是职务行为。对此,李某和其公司应对毕大爷受伤负责。
狗主人 狗没有直接扑咬
李某辩称,狗并没有直接扑咬毕大爷,毕大爷的伤是由于他本身年龄大,腿脚不灵活造成的,对间接受伤他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且毕大爷年逾古稀,散步应由家人陪护。
公司称:李某领着自己的狗出公司院遛狗,不是去巡视,因此李某的行为是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狗没有咬伤毕大爷,毕大爷受伤与狗没有必然因果关系,而且毕大爷年老体弱,应有家人扶助,但受伤时没有家人在身边,因此毕大爷应承担一定责任。
法院 雇员养犬伤人雇主赔
法院认为,本案中致毕大爷伤害的黑犬是由李某喂养管束的,李某是该犬的饲养人和管理人。李某在对厂区巡视过程中没有对其进行牵领和约束,因犬的自身动作致毕大爷摔倒造成骨折,对此后果李某应承担责任。李某系公司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其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李某对所饲养的猛犬未能严格管束,对发生损害后果有重大过失,应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毕大爷虽年逾古稀,但完全能够辨认自己的行为,李某以散步应由家人陪护为由减轻自己责任,法院不予采信。动物致人损害是基于本身的危险,即不受外力强制或驱使而实施的自身动作,既包括动物直接加害于他人,也包括因动物自身的动作间接致人损害,李某辩称间接伤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抗辩理由没有法律依据。市法院于近日判决公司赔偿毕大爷经济损失17274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李某对上诉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大狗串门邻居受惊
邻居家大狗自己来串门,还扑倒了房屋主人。房主人受到惊吓,将狗的管理人告上法庭。
2007年1月15日下午,寇某正在女儿家中操持家务,因家中门未关,邻居家饲养的大狗突然闯入,将其扑倒,致使寇某受到惊吓,到医院治疗,花费医疗费2125.7元。寇某当时报警并到物业公司说明情况,并于2008年4月9日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寇某在女儿家中被李某出租房的住户饲养的狗扑倒受到惊吓,导致受伤患病,这一事实因寇某与李某的住房系同一单元,有共同的生活空间,使寇某能够确认该动物的出处,又有证人证明该楼仅有李某的住户饲养大狗,对寇某主张的事实予以确认。潘某作为承租人应承担主要的民事责任,李某作为房主未对出租房屋尽到合理管理义务,应承担次要责任。因寇某在自己女儿家中休息,被他人饲养的动物入室伤害,不存在过错。市法院于近日判决潘某赔偿医疗费2125.7元的80%计1700.56元,李某赔偿医疗费的20%计425.1元。
“犬患”就是“人患”
目前,狗已成为不少市民的“家庭成员”,有的人通过养狗也获得了一定的精神慰藉。但是,在养狗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狗直接或间接伤人的情况,多数是因为狗主人不拴狗链放纵狗的行为所致。说到底,“犬患”其实就是“人患”。
不少宠物主人既然将宠物视为“儿子”,就应该知道“养不教,父之过”的道理,并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比如认真执行城市管理、公共卫生防疫等相关法律法规,对宠物不仅要养,也要管。
养不养狗,这是个人的自由和选择,既然养了狗,就要管好狗,要想着别人,想着不养狗、不喜欢狗的人。

法院查明,李某在所养的狗周围墙上写有“朋友小心狗咬”的字样,且该狗用铁链锁着,但与外界没有安装护栏。

对遗弃、逃逸的动物损害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二条规定:“遗弃、逃逸的动物在遗弃、逃逸期间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原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承担侵权责任。”该法律规定的原因在于饲养动物逃逸,致使饲养人暂时地丧失了对该动物的占有和控制,加剧了动物对人和社会的危险性,而损害事实正是动物在失去人为管理和控制下任意流动的危险性所致。

法院认为,饲养动物造成他人损害时,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李某在其鱼池边将狗用铁链锁拴养,并在墙上注明提示语,虽尽到一定管束义务,但没有最大限度地加强注意义务以防止危害发生,应承担无过错责任。丁某急于上厕所,没有注意提示语,误入狗的活动范围,被狗咬伤,自身存在重大过失,故丁某受伤自己应承担主要责任,即70%的事故责任。

日前,楚雄市法院审结了一件因饲养动物脱离主人控制数日后咬伤他人引发的纠纷,最终判决由动物饲养人赔偿伤者经济损失6000余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