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山朝圣记,二赴九华流水帐

去年六月去过九华之后,今年春节再去,流水账已贴,意又未尽,故补遗一篇。

二OO六年一月二十九日~一月三十日

2018年8月,农历7月,因缘和合,从四川前往安徽九华山,开启了朝拜地藏王菩萨的旅程。

二OO六年一月二十九日年初一

路线:上海——铜陵——青阳——九华山长途汽车站——甘露寺——九华街——凤凰松——天台正顶

列车一路向南,转战重庆、湖北、河南、安徽等四个省,全程1300多公里,仅仅为了一个目的。若在几年前,也许就是想想而已、一个念头而已,但这次竟顺利出发了,是冲动,还是缘分?

车厢偶遇

二赴九华,无需多做功课,搭着春运的好处买了大年初一晚上的火车,只要46元,不过回来的火车票就不知在哪了,隐约记得山门有长途汽车回上海,只好走了再说。

经过20个小时的火车,3个半小时的客车,8月13日傍晚,终于抵达九华山。买票,坐交通车上山,入住山腰九华街住宿点。和四川的酷暑相比,山风习习,远远遥望,山间庙宇若影若现,心里顿生安宁。

昏暗的车厢,嘈杂的人声,我们夹杂在一群乱哄哄回乡的人群中。地板上一摊水渍,混着果壳垃圾,想想周围的朋友有几个会为了便宜几十块钱,坐着肮脏的夜班车去铜陵呢。如果奢侈是一种游戏,省钱也很好玩。

人的潜力真是无限,三人一行大冬天放弃温暖的被窝一路上睡睡醒醒清晨到了铜陵。春运哪里都一样,铜陵的火车站门口也搭起了雨棚。因为不确定直接上九华的班车春运期间是否还是老地方老时间,只好转道长途汽车站,却被告知班车七点就开走了,而且一天只有一班。正当不知所措时却发现还有去青阳的私人中巴也到九华山,只是春节期间乱涨价,原本只要15元,现在要25元,涨60%还多。

图片 1
九华街望百岁宫

对面是回乡的打工仔,不知谁先开口打破了两个阵营微秒的对立。男孩不过20出头,在一家日本人的酒吧里做事,过着“看不见太阳”的生活。一千多元的月收入已经可以让他在这个“bright
lights”中绰绰有余地生活,当然我知道只是吃饱穿暖。即便如此,也比不会种地的他们在乡间一无所获地强。所以他可以来上海,也可以去南京,或者北京,漂泊就是他们的谋生。

看来越是风景名胜区不怕没车,没有公车有私车。当然公车的班次肯定都不合理,私车一定比公车多。

晚饭时,店家说,九华山已近很久没下雨了,今晚可能要下雨……,第二天早上醒来,推开窗户,果然下雨了。买了雨衣,雨靴,出发。

通常外出都不太乐意讲自己是上海人,因为人们对上海人有着刻骨铭心地偏见。但是那个男孩却问为什么要去安徽玩,你们不是觉得安徽人很坏吗,你们不怕吗?我心里笑了,原来人们对安徽人也有着刻骨铭心的偏见让他无法释怀。其实我们只是去九华,而它又恰好长在安徽,不太远又不太近,而坏人哪里都有,当然好人也是。他说出门在外当心一点就好了,他好像把我们当小孩一样关照,触动了我身上某根柔弱的神经,也许没有太多物质包裹的生活更容易流露真情。就好像某个老师说过一片花团锦簇就看不见花的根了。

离谱的事情还在后面呢。且不说这车一路上超载,还跟警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车到青阳居然不开了,有一帮子人拥上来问有没有去九华山的。售票员这时才说他的车不去九华,要转小车上去,但是不用再付车费,拦客的男人也以佛家弟子的名义来保证不再收车费。我怕有什么变故,说和另一对同车的情侣是一起的,但还是被他们以车小坐不下为由分开了。

九华山,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位于安徽省池州市青阳县境内,素有”东南第一山”之称,传说因唐朝李白《望九华赠青阳韦仲堪》诗:”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而更名为”九华山”。这里是“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大愿地藏王菩萨道场,全山大小寺庙多达99座,山上有国家级重点寺庙9座,四大丛林分别为甘露寺、祗园寺、百岁宫、东崖寺,素有“莲花佛国”之称。

二OO六年一月三十日年初二

我们上了一辆绿色的小QQ,一人坐付驾驶的位置,两人坐后排,除了司机之外还有刚才拦客的男人坐在后排最靠门的位置。这架势怎么着都有点象绑架。车一转头上了公路。司机一路跟我们聊天,说什么门票涨价,前山门票贵后山门票便宜等等。我吃不准他们会有什么花头,跟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忽然间这两个土人用土话说了一通车子开始转头司机说送我们回青阳车站。原来他们把我的敷衍信以为真,以为山上有师父来接我们无需买门票,他们要赚的就是这门票钱。那个号称佛家子弟的男人此时又理直气壮地否认自己的身份,并说靠山吃山,赚不到门票钱还得贴上汽油费谁干啊。既然不送我们上山了,我们就问他要多付的车费他却让我们问中巴司机要。好在回到青阳梢费了一点周折我们还是讨回了多付的车费。

图片 2
九华山景区导游图

车站交锋

记下中巴的车号:皖R41142;

第一天时间主要安排在九华街景区。九华街庵堂寺院林立,也是是香火游客的集散地,景区呈环形,以芙蓉桥为界,左边老街区分布着诸多重要寺院,而右边九华新街区多为住宿和餐馆。

王云是九华山上做生意的山民,上次来时听她说这里的小车会卖人。这次终于见识了。中巴收了到九华山长途汽车站的票钱,却停在青阳不再走,把我们转给拉客的绿色小QQ。回想起来那个拉客的男人真是一脸凶像。

绿色小QQ车号:皖R01677记不清了。

图片 3
蓝色处为芙蓉桥

“你们不怕吗?”火车上那个男孩的话此时应验了。其实坏人也怕——他怕没钱赚,所以听说他们赚不到门票钱又把我们送回车站;他怕我们死跟着他,他也做不了生意,所以也帮着我们找中巴司机讨多收的票钱;他又怕跟中巴司机搞僵了关系以后没生意,叫我们不要告诉中巴司机为什么又回到原地;他还怕我们真的找来交警或110,看见我们只有两个人盯着他一再地问另一个上哪去了。

总之不管是什么车号,池州之乱显而易见,这是上次去九华未曾体会到的。既然小车乱暂客,又可以赚门票钱,可见内部管理之混乱,全国许多景区门票去年六月就上涨,幅度不小,最后得益于谁,不动脑筋都知道。地藏菩萨累劫发誓度尽地狱众生方证菩提,大概也不曾想到末法世界居然有刚强难伏之人依赖地藏道场的名声前赴后继义无反顾地跳入无间地狱轮出无期。

从住宿点出发,过芙蓉桥,到九华老街。既然是礼佛,决定第一站先到开山祖寺化成寺烧一支报到香,再参拜其他庙宇。这个安排就存在要暂时错过路上的部分庙宇,拜化成寺后要再走几分钟回头路的问题。

当那张凶巴巴的脸在眼前晃来晃去,心里也曾掠过一丝害怕;当兜来兜去没看见那辆中巴的时候,心里也曾想过放弃,而且我知道,如果不是这两个同伴的话,别人一定会劝我就当破财消灾,但是最终还是讨回了公道——虽然只是30元,顺利坐上上山的中巴。因为我不是天资聪颖者,不会长拳短腿,无权无势也没钱,那么剩下的只有坚持,坚持看到结果——往往是好的结果,我相信。

(注:从铜陵长途汽车站出发的上九华的公家班车只有早上7点一班。另有一辆大巴从铜陵火车站门口直接上九华山,下午是2点左右发车票价15元,上午出发时间不知。如果错过就去铜陵长途汽车站坐中巴到青阳,平时应该是10元左右。

化成寺。九华山开山祖寺。地藏王金乔觉入山传教,当地人士为之建寺。大雄宝殿为化城寺的主殿,所塑的地藏菩萨像,双手垂下,手掌向外,表示能与众生愿望满足,加上殿内楹联语云:“愿将佛手双垂下,摸得人心一样平”,用语虽非佛家语,却祈求佛使人心公平,深得地藏宏愿三昧。

有情是缘无情也是缘

从青阳去九华山居然没有公家的班车,也只有私人中巴,平时5元,春节里也涨到8元。千万不能坐私人的小车,否则真不知后事如何。)

图片 4 化成寺

负重两个半小时终于登临天台正顶。还没有来得及拜拜,就有老师傅很热情地问我们是不是要住宿,心里一阵激动真是大慈大悲啊,正害怕辛辛苦苦爬上来,夜幕已降,却没有住宿。老师傅等我们拜好领我们去看房间。不过美好的感觉瞬间即逝就好像人间几十年在万劫的轮回中只是弹指一瞬。他把我们交给饭堂的居士转身就走,嘴巴里还咕噜咕噜“我怎么能领你们看房间”,刹那间热度降到冰点。我有点受骗的感觉,不过是一桩生意而已,还以为是出家人的善意。不过受骗也是受自己的心欺骗。其实也知道香火鼎沸的大庙早已被商业浸染,出家人跟在家人做生意,在家人跟菩萨做生意(不是菩萨跟在家人做生意,次序不能颠倒),尽管如此,心里还是愿意相信自己遇到的出家人是真正为了信仰的修行者。在山下甘露寺邂逅宗焕师傅就让人觉得是一种快乐的经历。在满山开光护身符开光佛像的吆喝声中,宗焕师傅所赠的开光护身符就显的尤为珍贵,因为它没有开光证书,有的只是“出家人不打妄语”的戒律,我就信。

到山上的长途汽车站买了进山的门票就不要再操心代步工具了,凭门票可在三天内免费乘坐景区的班车。

化成寺出来后,先后沿街参拜闵公墓、旃檀禅林,大悲楼,通慧禅林、上山参拜净洁精舍、上禅堂、肉身宝殿。

二OO六年一月三十一日年初三

班车10分钟后到达甘露寺。我国建国后第一座佛学院于就是再1991年于甘露寺内宣告成立。可能平时很少有游客,又值学僧放假,所以寺内十分清静。我们遇到宗焕师父得知寺内可以借宿,因而约定不日再来打扰。临走获师父所赠开光护身符,正面是地藏菩萨像,左手捧明珠,右手握金锡杖,两边地藏大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背后是甘露寺藏学院长很可爱的卡通书法“慈光常遍照,如意保安康”。

肉身宝殿:位于九华山的神光岭头,是安葬金地藏金乔觉肉身的地方,亦称地藏塔,是国务院确定的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公元794年,金乔觉圆寂,依浮屠之法,生殓缸内,葬于神光岭上。三年以后,僧徒围着殓缸造塔,又在宽阔的塔基上兴建殿字,殿顶与塔顶相接。这座“殿中有塔,塔中有缸,缸中有肉身”的殿宇,即著名的肉身宝殿。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继续坐景区班车经九华街到凤凰松简单用过迟到的午餐开始爬天台。天台海拔1300多米,当地人半小时就可以从凤凰松爬到天台正顶。我们大概是负重的原因,整整花了两个半小时。没想到天台留宿的人还真不少恐怕都是来烧年香的。

佛教认为佛菩萨或高僧大德圆寂后,可得舍利。一般说的肉身菩萨,就是佛教所说的全身舍利。在中国有很多佛教名山,其中九华山最负盛名,共有十四尊肉身菩萨。金地藏的肉身是安放在肉身宝殿下面的地宫里面的,据说60年开一次地宫。此次九华山行参拜的肉身菩萨有两尊,一尊是地藏禅寺的慈明和尚,另一尊是百岁宫的无暇禅师,仁义师太的肉身据说在通慧禅林内,但是没看到。

观音峰化缘建观音庙,杨小弟初是开玩笑说是随喜一下请观音菩萨保佑考试通过,接下来的话才是掷地有声,他说:才不会呢,你不种这个因,怎么会结这个果!还是回家好好看书吧。一下子如醍醐灌顶,清醒不少,所谓因果不就是不种不得,种啥得啥,纤毫不差。供桌上的花果都是表法的,花代表因,水果代表结果,看到花就要想到种善因,种善因才能结善果。当你在佛像前款款下拜,菩萨背后的华盖并不会庇护你,只有你在生活中真正领悟到了因果轮回等等的道理并照着佛说的话去做,你的背后自会生出庇护伞来。花啦果啦檀香油灯佛像你的叩拜都是用来提醒你自己要为善事种善因信正信。都说九华的菩萨很灵,还有普陀或者五台,朝拜的人群和旺盛的香火犹如过度包装的礼品盒,喧宾夺主让人好费力去探询礼物是什么了。

天台上的住宿分20元/床和50元/床,含晚斋和早斋,这跟事先打听到的5元/床有点出入,估计也是因为过节的关系吧。

图片 5 肉身宝殿
图片 6 肉身宝殿
图片 7
地藏禅寺(慈明和尚的肉身供奉于殿内)

夜探月身宝殿

山上很冷,被子都湿湿的好像能绞出水来。六点钟夜幕已降,八点钟天已经黑了。虽然白天云山雾海,但晚上却是星空灿烂。但不知是我近视还是星星太远,对着那张夜空星象图还是连北斗星都没找到。

离开肉身宝殿,过地藏禅寺,出北大门,解决午饭。沿灯塔新村街道走20分钟左右。回到住宿点,刚好围绕九华街一圈。

冬天是山中多雾多雨的季节,在长生庵安顿下来吃过晚饭天已黑。我们上街闲逛,街上还有小店开灯营业。本想领略月身宝殿的夜色,小店主给我们指了方向但告知大殿已关。我不死心还想去看看,遭到同伴反对,因为那条小路通向黑乎乎的未知,他们说出门在外又是夜色浓浓谁知道小路尽头是什么。可是凭直觉我相信小店主的话,但我们还是半途而返。不过第二天再去,还是证明我的直觉没有错。

二OO六年一月三十一日

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前往到九华街上的最后一个寺庙祇园寺礼佛,再经祇园寺旁的游客栈道往百岁宫进发。赶时间的游客一般会选择坐地面缆车上下百岁宫,缆车线路全长452米,上下高度差223米。觉得体力尚可,于是一路向上,或许坐车的人较多,爬山的人基本见不到,偶尔仅能见到寥寥几个下山的游客。路上松涛阵阵,仅蝉鸣作伴,甚是清幽。走了差不多40来分钟抵达山顶。

我总是本能地愿意相信别人,也许正因为此我认为我几乎没有遇到过坏人(也许遇到了我也不知道),即使青阳的小波折我也是觉得有趣更大于气愤。这样的感觉很好——似乎很阿Q。

路线:天台正顶——十王峰——双桃峰——古拜经台——凤凰松——九华街——通慧庵——大悲楼——旃檀禅林——化城寺——长生庵

图片 8
前往百岁宫路上

二OO六年二月一日年初四

我们的房间窗户正对着东方,早上四五点的时候窗外还是黑漆漆的一片,不过香炉已经被火光照地通红。背着香袋的老少虔诚地执着香火朝四方叩头。我们则是用过早餐之后背起背包去爬十王峰。十王峰的海拔比天台略高的几十米而已。既然地藏是地狱总管,我们猜测十王就该是地狱的十殿阎王吧。大约半个多小时就爬到了最高处,一路上还有几处积雪未化。远望天台已在脚下,我和RICK大摆POSE拍瑜伽照片,叹息我们的高手左左无缘同来。

百岁宫,始建于明代。万历年间,五台山僧人海玉,修行于此,以野果为食,用舌血和金粉,费时20余年,抄写《大方广佛华严经》,计81卷,至今保存完好。无暇圆寂于天启三年,享年110岁,世称百岁公。时过三年后,恰逢一钦差来山进香,夜见霞光,因起视之,见无瑕结迦趺坐,面色如生。于是将肉身涂金保护,在庵内供奉,并奏闻朝廷。明思宗祟祯三年敕封无瑕为”应身菩萨”,并题额”为善为宝”,赐无瑕肉身塔名”莲花宝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