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对于俄罗斯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来说,2006年是不平凡的一年:5月22日,她迎来了自己成立150周年的华诞,全年将共有22项庆祝活动接踵而至;3月23日—5月15日,和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渊源甚深的克拉姆斯科伊、列宾、希什金、列维坦等绘画大师的110件现实主义油画精品荟萃北京…… 与克里姆林宫隔莫斯科河相望,就是俄罗斯最伟大的艺术收藏馆之一——俄罗斯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美术博物馆。特列季亚科夫画廊坐落在拉夫鲁申胡同,是一座俄式楼阁建筑,具有波雅尔(俄国最高等级大贵族)宅第风格。1902年,由画家维克多·瓦斯涅佐夫设计,依照俄国童话形式在克里姆林墙街10号建成新馆,收藏苏联以及苏联后时期的艺术作品。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目前有藏品13万件,作品从11世纪到20世纪,包括4万余件17、18世纪俄国圣像画,18、19世纪俄国著名画家的作品以及苏联时期画家的作品。原本是一处安静的小巷,但由于有了画廊的存在,来自世界各地热爱艺术的人们每天(星期一除外)在这里排起长长的队伍。 特列季亚科夫家族经营过亚麻布和纱线,开办过几家纺织企业。家族中,最有名的是帕维尔(1832—1898年)和谢尔盖(1834—1892年)兄弟。哥哥帕维尔担任过新科斯特罗马亚麻纺织公司经理、莫斯科商业银行理事会理事、莫斯科关心穷人理事会及艺术协会理事。此外,他还出资开办了聋哑儿童学校,赞助过一些潦倒的画家以及莫斯科绘画、雕塑和建筑学校。弟弟谢尔盖则喜欢收藏西欧彩色画,1877年至1881年还曾出任过莫斯科市市长。 1856年,帕维尔购买了第一批油画,开始了创建画廊的事业。1874年,这座私人博物馆向公众开放,颇受欢迎。1892年,帕维尔为实现他与刚去世的弟弟的共同心愿,将两人收藏的2000余件艺术品捐赠给了莫斯科市。十月革命时,画廊里共有展品4000件,主要是俄国画家创作的油画和雕塑。1918年6月3日,列宁签署了《改莫斯科特列季亚科夫画廊为国家博物馆》的法令,将原鲁缅采夫等博物馆及许多私人藏品皆并入该馆,使之成为俄国最早的民族艺术博物馆。百余年间,画廊几经扩建并不断充实馆藏,成为最大的俄罗斯美术作品博物馆之一。到1991年,展品增加到5.5万件,几乎涵盖了俄罗斯所有流派的艺术精品。 1984年到1994年的十年间,特列季亚科夫画廊处于维修时期。1994年底重新开放。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与“巡回画派” 从十八世纪开始,俄国画坛充斥着陈腐、保守的欧洲学院派的作品。这些作品往往取材于基督教的传说和神话故事,风格呆板、繁杂和浮华,极尽迎合权贵们审美情趣之能事,而将反映现实生活和芸芸众生的绘画作品斥责为“糟粕”。 1861年,俄国经历了“农奴解放”的冲击,唤醒了广大民众的觉悟。在启蒙思想家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人“美就是生活”、“艺术是现实的反映”等美学观点以及批判现实主义创作原则的影响下,一批青年艺术家进行了反映俄国人民生活、揭露和批判封建农奴制的艺术实践。1863年,圣彼得堡皇家美术学院举行学生油画作品金质奖竞赛。按照规定,参赛者需要按照学校当局指定的神话题材进行创作。克拉姆斯科伊等14名应届优秀毕业生要求参赛者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在遭到拒绝后,他们示威性地离开美术学院。1870年,克拉姆斯科伊、彼罗夫、盖等成立了“巡回展览美术学会”,并定期举行展览。从1871年举办第一届画展后,一直到1923年,巡回画派共举行了48次画展,开创了长达二、三十年的鼎盛时期。尽管“巡回展览美术学会”成员几乎大多来自圣彼得堡美术学院,但却均以反对该所皇家美术学院脱离现实、墨守陈规而闻名,因此保守画家又称这些人是“叛徒”。 帕维尔·特列季亚科夫不仅是一位虔诚的艺术爱好者、卓越的美术品收藏家,而且还是一位思想解放的开明绅士。他不仅口头上赞同巡回画派的艺术实践,而且还给予他们大量物资和精神支持。帕维尔一面参观巡回画派艺术家举办的画展,一面收购、订购那些反映俄国现实生活的作品。正是有了“知音帕维尔”的帮助,巡回画家们的创作激情才被一次次地点燃,并极大地提升了他们的社会地位、扩大了其作品在社会上的影响。当时俄国社会,如果哪位画家的作品能被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收藏,则意味着赢得了极高的荣誉;而对于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来说,能够收集到大量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巡回画家作品,也同样是一种骄傲。 [FS:PAGE] 徜徉在特列季亚科夫画廊,人们可以看到列宾的名画《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描写了沙皇伊凡四世狂怒之下用权杖杀死了自己心爱的儿子、皇位继承人的悲剧。这里还收藏有苏里科夫的《近卫军临刑前的早晨》,这幅完成于1881年的作品描绘的是彼得一世一生中最富有悲剧性的情节,即1698年平息近卫军兵变后对他们行刑前的最后时刻。画面里,近卫军慷慨赴死,有的在安抚即将与之临别的亲人,有的怒视在远处“监刑”的彼得一世。场面凄楚悲壮,充满崇高的美感。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收藏的巡回派画家的著名作品还有,苏里科夫的《女贵族莫洛佐娃》、《斯捷潘·拉辛》,克拉姆斯科伊的《无名女郎》、《拿着马勒的农民》,彼罗夫的《三套马车》,列维坦的《小白桦树林》、《金色的秋天》,希什金的《黑麦田》,谢罗夫的《少女和桃》、《阳光照耀下的少女》等。 此外,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还从巡回派画家那里订购了一大批名人肖像画,其中不仅包括作家列夫·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奥斯特洛夫斯基、涅克拉索夫的肖像,还有解剖学家皮罗戈夫、作曲家穆索尔格斯基等人的肖像。 可以说,要是没有特列季亚科夫画廊,就没有巡回画派的辉煌;而如果缺少了巡回画派作品,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的地位也必将黯然失色。由于和巡回画派的历史渊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成为俄罗斯民族艺术永久的骄傲。 中国画家的“俄罗斯情结” 阳春3月,伴随着中国“俄罗斯年”的春风,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的油画作品来到北京。作为中国“俄罗斯年”的重头戏,由中国文化部、俄联邦文化电影署联合主办的“俄罗斯艺术300年——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美术博物馆珍品展”于3月23日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 通过克拉姆斯科伊、列宾、希什金、列维坦等人创作的110幅艺术史上的不朽作品,向中国观众展现了俄国18—20世纪绘画发展的历史长卷。从3月23日到5月15日,人们可以看到列维坦的《在伏尔加河上》,彼罗夫的《睡觉的孩子》,阿尔希波夫的《洗衣妇》、《手持茶罐的村姑》,希什金的《橡树林边》,马克西莫夫的《萨沙——拖拉机手》等作品。在这里,人们将领略十八世纪俄国绘画大师炉火纯青的技巧以及敏锐的洞察力、十九世纪巡回画派的辉煌、二十世纪初所呈现的多样化探索以及苏联时期现实主义绘画风格的魅力。 较之世界其他国家的绘画艺术,无论是中国艺术家还是普通民众对俄罗斯绘画艺术都有一份更多的了解,俄罗斯绘画以其强烈的人文精神、高超的表现手法对中国当代油画产生过深远影响。由于历史原因,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一批油画家不是师从西方大师,而是从克拉姆斯科依、列宾、希什金等俄国画家那里获得创作灵感。作为苏联援助中国的专家,马克西莫夫于1955年来到中央美院油画训练班执教。如今,在“马训班”中,走出来了中国学院派油画大师靳尚谊、詹建俊、侯一民等一代油画大家。身为中国美协主席的靳尚谊感慨地说:“正是马克西莫夫的训练,使我对什么是结构以及如何表现结构的问题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使我对造型的理解和实践开悟了许多。”事实上,中央美院今天仍延续了俄罗斯以写实教育为基础的油画教学模式。而即使那些对油画知之甚少的普通民众,对与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有着不解之缘的列宾、克拉姆斯科伊的名字,也是耳熟能详。 来源:光明日报驻莫斯科记者韩显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